400-123-4567
网站公告: 热烈祝贺衢州水文化 网上文化家园开通
红黑榜更多>
联系方式contact us
地址:
电话:400-123-4567
传真:
衢水流觞 当前位置:主页 > 衢水流觞 >

双珠闪耀定乾坤

文章来源:未知    时间:2017-07-10

双珠闪耀定乾坤
 
周萍


走进衢州市区现代化的乌溪江电厂水库调度中心,正面墙上挂着巨幅的《乌溪江源流图》。桌上电脑一字排开,水调人员轻点鼠标,流域各测站降雨量、来水量一目了然,通过精准的水文资料,他们拿出一份份水库调度方案,汛期调洪错峰,干旱时供水保民生。与水调中心相连的乌溪江梯级调度中心,运行人员监视着大屏幕上的实时发电负荷、电网频率,根据浙江省调度中心命令随时启停机组,将浩瀚江水化为不竭电量。
利用和驯服乌溪江,对于100年前被泛滥成灾咆哮肆虐的乌溪江水吞噬了全部家产的两岸百姓,被干旱烤得田地龟裂禾稼枯死的乌溪江两岸百姓,只能是在神话或民间传说中出现的梦幻。
从《乌溪江源流图》中看,逶迤曲折的乌溪江状如一条匍伏在浙西大地上的五爪乌龙,那从乌溪江两侧旁伸开去的大小溪江犹如巨龙的长腿和触须。千百年来,这条古老的巨龙时而温顺,时而暴虐,温顺时它给浙西大地带来的是风调雨顺、鱼米膏粮和两岸百姓繁衍生息的生命之源。暴虐时这条乌龙便会变得十分可怕,它时而呼风唤雨,翻江倒海,将那万顷恶水一古脑儿倾泻在浙西大地和百姓的头上。时而又张开大口,上下翻滚,左右腾挪,将一江碧水,尽数吸干。
那位求雨不得,最后纵身跳入盈川深潭、企图以此感动上苍的唐代杨炯县太爷,在他决定以死求雨时,想必也一定出现过这样的幻想。有资料载:就在杨炯跳入深潭后,他的壮举感动了上天。于是,顷刻之间,天便降下大雨,旱情解除。这个发生在1300多年前的故事的真实性如何,已经无从考据了,但就其巧合性来看,无疑只是一个美好的传说。
就在离杨炯县太爷跳潭求雨的传说后不久,又一个悲壮的传说在乌溪江两岸传开了。在民国版的《衢县志》中,对宋乾道二年(1166)衢州县丞张应麟率百姓引乌溪江水入千塘畈筑石室堰有载:宋南渡时创此堰,县丞张应麟董其事——,筑堰三年,工不就,垂成时山水暴涨,张应麟策马赶到江边,仰天叹道:“吾心尽计穷,无能为力矣!”言毕跃马投江,自沉中流而死,此事感动上苍,堰址始定。
这个传说中的主人公叫张应麟,也是个县太爷,与杨炯不同的是,杨炯是为求雨沉潭的,而张应麟则是为筑坝挡水而跳水的。
这就是大地之神造就的乌溪江,亿万年来,这条被形容为乌龙的大江就这样横垣在浙西辽阔的大地上,水涝时奔泻百里、橫冲直撞,轻则溢出江堤,重则决堤溃坝。水旱时则赤地千里,似火似燎。
人们对它爱恨交加,有人歌颂它,赞美它,也有人诅咒它,诋毁它。而更多的人,则想利用它、训服它。
然而,要驯服桀骜不驯的乌溪江单靠力气和勇气,只能是一个梦……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驯服乌溪江的梦终于走了关键一步:
1930年,衢县县长冯世模,同样一位县太爷,在省城杭州召开的省第七次建设会议上,冯县长那天发言的题目是:“利用乌溪江水力筹建发电厂”。尽管这份被会议一致通过的提案在20年后的解放初期才迈出它坚实的一步,但它足可以说明当年这位衢县县长的胆识、勇气和前瞻性。然而这个“梦”最终只是被冯县长锁进了抽屉,长达16年。
    1951年10月1日,在乌溪江畔过惯了宁静生活的黄坛口村村民,第一次听到有一声炮声从山上传来,国家“一五”重点工程:黄坛口电站建设开工了。黄坛口建设工地上此起彼伏的号子声让梦想照进了现实,被新中国成立的嘹亮号角吹得热血沸腾激情澎湃的许多中国人,背着行囊、挑着铺盖、身着各式服装纷纷向黄坛口、一个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小地方集结。白天头顶烈日,挑黄沙、挑石子,抬水泥,抬石块,抬机器,抬设备,开山挖土。晚上蜷缩在临时搭起的竹房、竹床里过夜,挖地灶为炊,掬江水为饮……。他们克服无大型施工器械,攻克水下“拦路虎”、西山岩石破碎等难题,至1958年5月1日送出第一度电,梦想终于点亮了现实。3万千瓦装机的黄坛口电站从此载入电力建设史册,被誉为“浙江省的第一颗夜明珠。”
进军的号角一旦吹响,进取的乌电人就不会轻易停下脚步。1958年8月,上游20公里处的湖南镇电站开工建设。期间历经了“三年自然灾害”、“十年文革动乱”等经济、政治、社会波折,工程几上几下,但百折不挠的乌电人依靠艰苦奋斗的传家宝,在历时21年后于1979年9月30日,迎来了湖南镇电站第一台机组试运行成功,1980年12月30日四台机组全部投产,总装机容量17万千瓦。站在这座高达129米的“华东第一坝”上,眺望远方碧波如倾的湖面和延绵群山的铁塔电线,那些“献了青春献子孙”的水电逐梦者们不禁感慨万千。
1994年,为进一步增加浙江电网调峰容量,提高乌溪江水资源利用率,湖南镇电站、黄坛口电站扩容工程开工。乌溪江水能利用率由92.7%提高到97%,年增发电量近亿千瓦时。
从2001年开始,敢吃螃蟹的乌电人又大胆提出:启动湖南镇电站五台机组的减振增容改造,在不投资建设厂房大坝等设施,主要进行发电机定子、转子的改造以及与之配套的设备改造的情况下,将装机容量从32.6万千瓦增加到37.2万千瓦,最大限度地提高水能利用率。
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湖南镇水电站水库可蓄水20.6亿立方米,乌溪江下游两岸5万亩农田的防洪要求得到保证。即使逢百年一遇的洪水,也能保证下游巨化集团公司、衢州飞机场、浙赣铁路等重要单位、设施的安全。
沿乌溪江流域梯级开发的湖南镇水电站和黄坛口水电站两个姊妹电站,上下游两级水库实行联合调度,大大提高了黄坛口水库的蓄水、供水能力,当地气候条件明显改善。昔日桀骜不驯的乌溪江,在不断超越进取的乌电人手中,依靠科学技术、先进管理,变得温顺温和,调洪错锋,防旱保丰收,为下游经济发展和民生筑起了一道防洪减灾屏障。
同样将被载入史册的是:2010年春季,乌溪江流域自6月16日入梅以来,出现了明显的雨洪天气,16-19日流域共降水428.4毫米,4天里最大洪量4.79亿立方米,相当于湖南镇水库12米的水量。洪水无情,形势危急。乌溪江电厂水调人员利用湖南镇、黄坛口两座大坝为下游经济发展和民生筑起的这道防洪减灾屏障。调洪过程共分3次泄洪,其中第一次泄洪过程作了4次闸门开度调整,应对了流域5次洪峰,相应最大出流1925立方米/秒,满足了乌溪江河道的安全泄量2000 立方米/秒的要求,避免了下游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
2013年夏季,60年来气温最高、持续时间最长、降雨量最少、蒸发量最大的极端灾害天气袭击浙江。衢州市有83.93万亩农作物受旱,城区出现低压供水。关键时刻,电厂勇担责任,多方协调,充分利用湖黄两站水库进行调节,想方设法以每天不小于350万立方米的下泄流量向下游发电供水,清流汩汩流淌,有效缓解了旱情,使大旱之年无大灾。
“之”字形的乌溪江大峡谷,骄傲地向世人见证了乌电人不断进取超越,实现驯服乌溪江的梦想神话。
(作者单位:浙江华电乌溪江水力发电厂)
 双珠闪耀定乾坤
 
周萍
走进衢州市区现代化的乌溪江电厂水库调度中心,正面墙上挂着巨幅的《乌溪江源流图》。桌上电脑一字排开,水调人员轻点鼠标,流域各测站降雨量、来水量一目了然,通过精准的水文资料,他们拿出一份份水库调度方案,汛期调洪错峰,干旱时供水保民生。与水调中心相连的乌溪江梯级调度中心,运行人员监视着大屏幕上的实时发电负荷、电网频率,根据浙江省调度中心命令随时启停机组,将浩瀚江水化为不竭电量。
利用和驯服乌溪江,对于100年前被泛滥成灾咆哮肆虐的乌溪江水吞噬了全部家产的两岸百姓,被干旱烤得田地龟裂禾稼枯死的乌溪江两岸百姓,只能是在神话或民间传说中出现的梦幻。
从《乌溪江源流图》中看,逶迤曲折的乌溪江状如一条匍伏在浙西大地上的五爪乌龙,那从乌溪江两侧旁伸开去的大小溪江犹如巨龙的长腿和触须。千百年来,这条古老的巨龙时而温顺,时而暴虐,温顺时它给浙西大地带来的是风调雨顺、鱼米膏粮和两岸百姓繁衍生息的生命之源。暴虐时这条乌龙便会变得十分可怕,它时而呼风唤雨,翻江倒海,将那万顷恶水一古脑儿倾泻在浙西大地和百姓的头上。时而又张开大口,上下翻滚,左右腾挪,将一江碧水,尽数吸干。
那位求雨不得,最后纵身跳入盈川深潭、企图以此感动上苍的唐代杨炯县太爷,在他决定以死求雨时,想必也一定出现过这样的幻想。有资料载:就在杨炯跳入深潭后,他的壮举感动了上天。于是,顷刻之间,天便降下大雨,旱情解除。这个发生在1300多年前的故事的真实性如何,已经无从考据了,但就其巧合性来看,无疑只是一个美好的传说。
就在离杨炯县太爷跳潭求雨的传说后不久,又一个悲壮的传说在乌溪江两岸传开了。在民国版的《衢县志》中,对宋乾道二年(1166)衢州县丞张应麟率百姓引乌溪江水入千塘畈筑石室堰有载:宋南渡时创此堰,县丞张应麟董其事——,筑堰三年,工不就,垂成时山水暴涨,张应麟策马赶到江边,仰天叹道:“吾心尽计穷,无能为力矣!”言毕跃马投江,自沉中流而死,此事感动上苍,堰址始定。
这个传说中的主人公叫张应麟,也是个县太爷,与杨炯不同的是,杨炯是为求雨沉潭的,而张应麟则是为筑坝挡水而跳水的。
这就是大地之神造就的乌溪江,亿万年来,这条被形容为乌龙的大江就这样横垣在浙西辽阔的大地上,水涝时奔泻百里、橫冲直撞,轻则溢出江堤,重则决堤溃坝。水旱时则赤地千里,似火似燎。
人们对它爱恨交加,有人歌颂它,赞美它,也有人诅咒它,诋毁它。而更多的人,则想利用它、训服它。
然而,要驯服桀骜不驯的乌溪江单靠力气和勇气,只能是一个梦……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驯服乌溪江的梦终于走了关键一步:
1930年,衢县县长冯世模,同样一位县太爷,在省城杭州召开的省第七次建设会议上,冯县长那天发言的题目是:“利用乌溪江水力筹建发电厂”。尽管这份被会议一致通过的提案在20年后的解放初期才迈出它坚实的一步,但它足可以说明当年这位衢县县长的胆识、勇气和前瞻性。然而这个“梦”最终只是被冯县长锁进了抽屉,长达16年。
    1951年10月1日,在乌溪江畔过惯了宁静生活的黄坛口村村民,第一次听到有一声炮声从山上传来,国家“一五”重点工程:黄坛口电站建设开工了。黄坛口建设工地上此起彼伏的号子声让梦想照进了现实,被新中国成立的嘹亮号角吹得热血沸腾激情澎湃的许多中国人,背着行囊、挑着铺盖、身着各式服装纷纷向黄坛口、一个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小地方集结。白天头顶烈日,挑黄沙、挑石子,抬水泥,抬石块,抬机器,抬设备,开山挖土。晚上蜷缩在临时搭起的竹房、竹床里过夜,挖地灶为炊,掬江水为饮……。他们克服无大型施工器械,攻克水下“拦路虎”、西山岩石破碎等难题,至1958年5月1日送出第一度电,梦想终于点亮了现实。3万千瓦装机的黄坛口电站从此载入电力建设史册,被誉为“浙江省的第一颗夜明珠。”
进军的号角一旦吹响,进取的乌电人就不会轻易停下脚步。1958年8月,上游20公里处的湖南镇电站开工建设。期间历经了“三年自然灾害”、“十年文革动乱”等经济、政治、社会波折,工程几上几下,但百折不挠的乌电人依靠艰苦奋斗的传家宝,在历时21年后于1979年9月30日,迎来了湖南镇电站第一台机组试运行成功,1980年12月30日四台机组全部投产,总装机容量17万千瓦。站在这座高达129米的“华东第一坝”上,眺望远方碧波如倾的湖面和延绵群山的铁塔电线,那些“献了青春献子孙”的水电逐梦者们不禁感慨万千。
1994年,为进一步增加浙江电网调峰容量,提高乌溪江水资源利用率,湖南镇电站、黄坛口电站扩容工程开工。乌溪江水能利用率由92.7%提高到97%,年增发电量近亿千瓦时。
从2001年开始,敢吃螃蟹的乌电人又大胆提出:启动湖南镇电站五台机组的减振增容改造,在不投资建设厂房大坝等设施,主要进行发电机定子、转子的改造以及与之配套的设备改造的情况下,将装机容量从32.6万千瓦增加到37.2万千瓦,最大限度地提高水能利用率。
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湖南镇水电站水库可蓄水20.6亿立方米,乌溪江下游两岸5万亩农田的防洪要求得到保证。即使逢百年一遇的洪水,也能保证下游巨化集团公司、衢州飞机场、浙赣铁路等重要单位、设施的安全。
沿乌溪江流域梯级开发的湖南镇水电站和黄坛口水电站两个姊妹电站,上下游两级水库实行联合调度,大大提高了黄坛口水库的蓄水、供水能力,当地气候条件明显改善。昔日桀骜不驯的乌溪江,在不断超越进取的乌电人手中,依靠科学技术、先进管理,变得温顺温和,调洪错锋,防旱保丰收,为下游经济发展和民生筑起了一道防洪减灾屏障。
同样将被载入史册的是:2010年春季,乌溪江流域自6月16日入梅以来,出现了明显的雨洪天气,16-19日流域共降水428.4毫米,4天里最大洪量4.79亿立方米,相当于湖南镇水库12米的水量。洪水无情,形势危急。乌溪江电厂水调人员利用湖南镇、黄坛口两座大坝为下游经济发展和民生筑起的这道防洪减灾屏障。调洪过程共分3次泄洪,其中第一次泄洪过程作了4次闸门开度调整,应对了流域5次洪峰,相应最大出流1925立方米/秒,满足了乌溪江河道的安全泄量2000 立方米/秒的要求,避免了下游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
2013年夏季,60年来气温最高、持续时间最长、降雨量最少、蒸发量最大的极端灾害天气袭击浙江。衢州市有83.93万亩农作物受旱,城区出现低压供水。关键时刻,电厂勇担责任,多方协调,充分利用湖黄两站水库进行调节,想方设法以每天不小于350万立方米的下泄流量向下游发电供水,清流汩汩流淌,有效缓解了旱情,使大旱之年无大灾。
“之”字形的乌溪江大峡谷,骄傲地向世人见证了乌电人不断进取超越,实现驯服乌溪江的梦想神话。
(作者单位:浙江华电乌溪江水力发电厂)
 
【返回列表页】

主办单位:衢州市治水办    技术支持:中国网最美衢州    ICP备案编号:ICP备********号